钓鱼的蕴味

  钓鱼的蕴味 今年一入夏雨水就特多,繁忙的工作和压力每周回家都想去水库、河边过过钓鱼瘾,放松放松一下,可每次回去都遇下雨。这次也一样,正感无聊想上中钓网时,朋友来电话邀我一同去钓鱼。撩开窗一看,天空阴沉沉的,马上要下雨。我说雨立马就到,钓什么鱼?朋友说,钓鱼还怕下雨吗?柳宗元一个人下雪天也要去钓鱼呢!再说天气预报是阵雨,一会就过......。也是哦,钓鱼钓的是心情,鱼的多少不在乎。主要是享受这一过程带来的开心、快乐,再说钓鱼多少,既要碰运气,也要讲究方法,每天都有人钓的多,有人钓的少;有人钓的大,有人钓的小,甚至有人一条也钓不到。我想朋友说的有理,在家里闷着也确实没有味道,权当出去散散心,沐浴沐浴吧。于是就准备好渔具,雨具,开上我那心爱的老爷车奔赴钓鱼的目的地。 说是目的地,只有到了才算,因为大河两岸可钓之处实在太多。坐在车上,凉风一吹,确实爽,可是没走多少路,就下雨了。也许太想过钓鱼瘾,我并没有因为下雨而减慢车速,仍然风驰而往,朋友一直在车上埋怨偶雨天车开得太快......。在山区农村,路随河走。一路上看见沿河两岸很多的钓鱼者,有的钓者没有雨衣,没有伞,任凭风吹雨打,相当执着;有的支起硕大的凉伞,悠闲自得。我俩边走边看,寻找钓位。转展了三四十公里,才将车开进一个村庄里稍宽的地方停放。 我俩弃车又步行了几分钟,才来到河边。朋友说河水比前些日子涨了不少,原来的钓位被淹了。按照经验,得找一个静水的地方才好垂钓。沿着河边,一脚深一脚浅的,总算找到一处勉强能容纳两人的垂钓之所。撑好大伞放下渔具之后的第一件事是抛放菜饼(菜籽经过榨油,挤压成的饼块。),抛洒米粒(用香料与酒浸泡过的大米),以引诱鱼群进入垂钓圈。抛洒好诱饵,朋友拿起一把镰刀,砍去有碍垂钓的茅草,灌木的枝丫,将落脚的地方辟开了一片。然后我们就各自抻开钓竿,扣上鱼线,试好水位,挂上鱼食,开始钓鱼。 水面上不时有一两条大鱼游过,可能是受到了我们的惊扰,或是正在嘻戏游玩,每每突然甩动尾巴,在水面上漩起一个漩窝,发出“叭,叭”的响声,有时吓人一跳,也叫人想入非非。朋友说,这里有鱼,就在这好好钓。这时天公不作美,雨越下越密,伞里都雨蒙蒙的。河面上水珠蹦跳,茫茫一片。那浮漂被雨水打得时隐时现,辫不清是鱼吃还是雨打。朋友说,这片乌云一过,就没有雨啦。 果然云过雨停,天空放亮了些许。这时浮漂微微一沉,接着送漂,我一提鱼竿,感觉有鱼颤了一下,感觉手酥酥的,赶紧提杆,原来是一尾鲫鱼。我说,感觉酥酥的,以为是条大鱼。朋友说,那酥酥的感觉,最叫人激动,特别是钓到大鱼,它在水里乱窜时。说着,朋友钓起了一条黄腊丁。这黄腊丁好吃,鈎难取,一不小心就被它吱吱响的给蜇了,那个痛比蜜蜂蜇还厉害。这里的河水又宽又深,又没有什么污染,鱼的味道比别处的味道要鲜美。市场上卖的鱼大都是吃饲料长大的,那味道真不好说。说话间,我们又各自钓起了几条小鱼。朋友在临近收竿时钓到了一条鲤鱼,在水面上挣扎了几分钟,才将它拉到岸边,用抄网把它捞起。天色将暗,我们才带着战利品和一丝留恋,告别了水里等食的鱼儿,打道回府。 吃鱼不如钓鱼。回想垂钓时每次投杆的那份期待,希望,每次提竿时的那份惊喜,激动,偶尔提竿时鱼脱鈎的那份懊恼,失落,甚至因不慎而导致的钓线缠绕需要的那份冷静,耐心,我不禁会浮想翩翩,这不就是生活中复杂情感交织的缩影吗? 记得儿时放学后草草做完作业,背着父亲用竹竿尼龙线做成的钓具,跑到于家不远的河边,洒把酒米在一回水滩里,勾上随处可挖到的黑蚯蚓,可以钓上十好几条小杂鱼,晚上烧碗鱼汤;那叫实惠。而今附近的河流已没有鱼的踪迹,钓鱼得驾车几十乃至上百公里,带上奢华的钓具,各色钓诱饵,花费不小,所获却未必丰厚,那叫情趣。无论是钓到鱼就是硬道理的垂钓思想,还是姜太公,柳宗元式的垂钓理念,垂钓鱼儿,抑或是垂钓物质、垂钓精神的兼顾,这都不就是人生各种念想,各种经历,各种追求,各种生活的写照?

本文由小梁钓鱼发布于入门,转载请注明出处:钓鱼的蕴味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